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霓裳·张爱玲

霓裳·张爱玲

从张爱玲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华服切入她的传奇一生,从“织锦缎夹袍”到“绣有红蟠桃的围嘴”,林林总总的,作者一共写了张爱玲华服几十件。

作者:陶方宣 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出版时间:2008-08-01
开本: 24开 页数: 173
读者评分:5分2条评论
本类榜单:传记销量榜
中 图 价:¥12.8(4.0折) 定价:¥32.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霓裳·张爱玲 版权信息

  • ISBN:9787801868893
  • 条形码:9787801868893 ; 978-7-80186-889-3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霓裳·张爱玲 内容简介

全书从张爱玲*为人津津乐道的华服切入她的传奇一生,从“织锦缎夹袍”到“绣有红蟠桃的围嘴”,林林总总的,陶方宣一共写了张爱玲华服几十件。

霓裳·张爱玲 目录

陶方宣的文字(代序)王唯铭
1. 织锦缎夹袍
2. 矮领子布旗袍
3. 拟古式齐膝夹祆
4. 双行横扣的黑呢斗篷
5. 洒着竹叶的旗袍
6. 暗灰色薄呢窄裙
7. 暗红的薄棉袍
8. 半旧的布长衫
9. 宝蓝色绸袍
10. 茶青折褶绸裙
11. 潮湿绿曳地长袍
12. 葱白无袖素绸长袍
13. 翠蓝色夏布衫
14. 海绿花绸子衣服
15. 粉蓝色薄纱荷叶裙
16. 翡翠绿天鹅绒斗篷
17. 红蓝格子小围巾
18. 胡兰成的皮袄
19. 湖色熟罗对襟褂
20. 花绸子衣料围巾
21. 孔雀蓝镶金线上衣
22. 喇叭袖唐装单衫
23. 蓝布罩衫
24. 老祖母夹被服
25. 绿底白花的毛线衣
26. 柠檬黄裸臂晚礼服
27. 前清样式的绣花袄裤
28. 浅蓝色绸旗袍
29. 饰暗纽的黑呢大衣
30. 双凤绣花鞋
31. 金鱼黄紧身长衣
32. 素花低领布衬衫
33. ,桃红色软缎旗袍
34. 兔子呢紧身袍
35. 烟紫色袜子
36. 有网眼的白绒线衫
37. 月白蝉翼纱旗袍
38. 紫色丝绒旗袍
39. 雪青软缎小背心
40. 钉有发光亮片的绿衣裙
41. 僧尼气息的灰布长衫
42. 喇叭袖雪青绸夹袄
43. 近乎灰色的灯笼衣
44. 高领子薄呢短袄
45. 大红绣花细腰短袍
46. 水钻镶边的黑绸长祷
47. 湖绿色羊毛围巾
48 雪青闪蓝小脚裤子
49 桃红皱裥窄脚裤
50. 青莲色薄呢短外套
51. 樱桃红鸭皮旗袍
52,藕色缎子绣花鞋
53. 白香云纱衫
54. 夜蓝绉纱包头
55. 紧身柳条布棉袄
56. 蓝竹布罩褂
57. 蝙蝠袖烂银衣裙
58. 白兔子皮绒拖鞋
59. 深灰旧羊皮大衣
60. 大红缎子滚边花旗袍
61. 赤铜色衬衫
62. 苹果绿盘花短旗衫
63. 孔雀蓝袍子
64. 紫色电光绸长裙
65. 红黑小方格充呢袍子
66. 玫瑰紫绒线衫
67. 粉红彩绣裙袄
68. 泛黄的白西装
69. 沙漠绿的中国袄
70. 绣有粉红蟠桃的围嘴
后记
展开全部

霓裳·张爱玲 节选

1.织锦缎夹袍
  张爱玲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再没有心肝的女人,说起她“去年夏天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一句话说到女人骨子里,再没有心肝的女人,对穿过的衣裳,也有一份发自内心的依恋——依字应该将人字旁去掉,改成衣,依恋在张爱玲眼中就是衣恋,恋衣。
  张爱玲三个字现在多半不是名词,而是形容词,形容一种生活品位与时尚,张爱玲的背后是上海滩,是老爷车、藤木椅、青花瓷、织锦缎、绅士怀表、手摇唱机、周璇的歌,还有昏黄的汽灯、微甜的红酒——织锦缎是不可缺的道具之一。看过一张张爱玲的著名照片,她手叉细腰斜视天空,一副目中无人的姿态,上身那件就是织锦缎面料,只是不能称为袍,而是夹袄。那是1954年,她在香港,正打算前往美国——
  上海的一个时装设计师邵艾水为了再现这件织锦缎夹袄实在花尽心思,他唯一的参照物就是这幅照片,照片是黑白的,如何还原成彩色让他一筹莫展,先是以为浅绿配紫红,怎么看颜色也不谐调。*后他在书上发现,张爱玲喜欢大红、葱绿、柠檬黄、士林蓝——这几种颜色中*有可能是葱绿。张爱玲在《更衣记》中描述了19世纪流行的“云肩背心”,盘着大云头的黑缎宽镶。邵艾水*终认定,这件衣服就是葱绿织锦缎加黑缎宽镶*后的成衣就是葱绿织锦布料,有如意和寿字图案——葱绿的颜色有些暗,正好衬托了这位“临水照花人”。
  织锦缎是丝绸的一种,蚕食桑叶吐出千丝万缕,千丝万缕织成香水锦缎,春水一般柔滑,春雨一样微凉,女人无法不爱。张爱玲在文中频频提及:“苟太太一身织锦缎丝绵袍穿在身上,一匝一匝,像盘着条彩鳞大蟒蛇——别人是鹅行鸭步,她就是个鸳鸯——鹅蛋脸红红的,像咸鸭蛋壳里透出蛋黄的红影子。”张爱玲说:“衣服是一种言语,随身带着一种袖珍戏剧——贴身的环境,那就是衣服,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张爱玲非常喜欢旗袍,织锦缎的夹袍是旗袍的一种,她有各式各样的旗袍:织锦缎的旗袍传统而华贵;稀纺旗袍,轻盈而妩媚镂金碎花旗袍,华丽而高雅;黑平缎高领无袖旗袍,凄美哀愁不失神秘。她穿旗袍的形象已深深地烙印在中国人的记忆之中,宛若时光的花,永不凋谢。
  张爱玲小时*喜欢六月六晒衣裳,说那是一件辉煌而热闹的事,人在竹竿与竹竿之间慢慢走过,两边是绫罗绸缎的墙壁——应该有一道墙是织锦缎的吧?“那是埋在地底下的古代宫室里发掘出的甬道。你把额角贴在织金的花绣上。太阳在这里的时候,将金钱晒得滚烫,然而现在已经冷了。”——张爱玲文字本身也好像一匹织锦缎夹袍,看着花团锦簇繁华热闹,触手抚摸,却是一片冰凉。
2.矮领子布旗袍
  小裁缝的手艺无法满足张爱玲的服装瘾,她只能亲手制作服装来表达自己的主张——在香港读书时,连连得了几个奖学金,省下点钱,便自选衣料,自己设计。这件衣服她弟弟张子静曾见过,是一件矮领子布旗袍,大红底子,上面印着一朵一朵蓝的白的大花,穿的时候要像套汗衫一样钻进去,两边没有纽扣,领子下还打着一个结,袖子短到肩膀,长度只及膝盖。张子静问她是不是香港*新样子,张爱玲笑道:我还嫌这样子不够特别呢!
  张爱玲因为打仗放弃读书从香港回来,张子静明显感觉到她变得很洋气,标志之一,就是这件她亲手制作的矮领子布旗袍——说到底,在所有服装中,旗袍还是张爱玲的*爱。小的时候她就痴迷华服,仿佛天生如此——多半还是受家庭和母亲的影响,《对照记》里有她多帧童年照片,每一张都衣着得体精致,色彩永远那么和谐,这背后若没有一位讲情调、有品位的大人,那是不可思议的。记得一张她坐在古铜色藤椅上的照片,面团似的,微微笑着,一身淡蓝色的薄绸连衣裙,领口和袖口都一色纯白,白袜黑鞋,脸上有腮红,电影里小童星似的。后来她飞快地长大,衣服更多,总是嫌日子过得太快了,突然又长高了一大截子,新做的外套不能穿,葱绿织锦的,一次也没上身,已经不能穿了,以后一想到那件衣服她就很伤心,认为是终身的遗憾。在张爱玲眼里,衣裳是有生命的,曾和自己肉体相连肌肤相亲,贴心贴肺,是另一个自己,情如姐妹——就像在香港拿奖学金做的那件矮领子旗袍,于她又怎么可能轻易遗忘?
  她*爱的只能是旗袍,古典又现代,时尚又保守——在满清的时候,旗袍主要用于宫廷,皇太后、皇后用明黄色朝袍,贵妃、妃用金黄色,到嫔就只能穿秋香色。领托、袖口、侧摆、下摆的镶滚花边道数有“十八镶”之称,发展到极致的,可以连旗袍本来的面目都看不出——袖口内缀接可以拆换的华丽袖头,袖头还要镶滚繁多的花边,乍看上去似乎穿了好几件考究的衣服。总之就是不把面子撑足誓不罢休,而人体曲线则全然不管不顾。张爱玲说:“在满清三百年的统治下,女人竞没什么时装可言!一代又一代的人穿着同样的衣服而不觉得厌烦——削肩、细腰、平胸,薄而小的标;隹美女在这一层层衣衫的重压下失踪。”——失踪的美女在张爱玲时代又找回来了,从政治层面到衣服层面,中国都发生了彻底的转变,旗袍褪去了服装制度的假皮,镶滚简单了,色泽也淡雅起来。刚摆脱封建桎梏的中国女性,在沉睡了三百年以后猛然清醒过来,细腰曼妙曲线玲珑,一如风吹依依杨柳雨湿灼灼桃花——于是我们看到,张爱玲、阮玲玉们身着旗袍蝴蝶般翩翩淡入老上海浮华风情,背景音乐应该就是周璇的《何日君再来》。
  张爱玲有很多旗袍,购买的自制的,高领子的矮领子的,紧身的直筒的——她名字中间有一个爱字,其实也可以这样说:张爱玲的爱就是对文字的爱,对旗袍的爱。
3.拟古式齐膝夹袄
  张爱玲走红上海滩时,到处以奇装炫人。有一次,《倾城之恋》改编为舞台剧,她去见老板周剑云,穿的是自己设计的服装,就是一袭拟古式齐膝夹袄,超级的宽身大袖,水红绸子,用特别宽的黑缎镶边,右襟下有一朵舒卷的云头——也许是如意。长袍短套,罩在旗袍外面。《流言》里附刊的相片之一,就是这种款式。周剑云是当时明星影片公司三巨头之一,交际场上见多识广,那天面对张爱玲,也显得有些拘谨,大概是张爱玲显赫的文名和外表,给他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张爱玲这张着拟古式齐膝夹袄的照片现在到处都可以看到,据说原照背面有她题写的一行字: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然而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应当是快乐的——可以想见,穿拟古式衣裳的张爱玲心里好比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是快乐而愉悦的。身在民国时代,她好像对民国服装并不倾心,更眷恋古人穿衣,说那是“婉妙复杂的调和”,“色泽的调和,中国人新从西洋学到了对照与和谐两条规矩,红绿对照,有一种可喜的刺激性,可是太直率的对照,大红大绿,就像圣诞树似的,缺少回味。现代的中国人往往说从前的人不懂配色,古人的对照不是绝对的,而是参差的对照,譬如说,宝蓝配苹果绿,松花色配大红——我们已经忘记了从前所知道的。”
  张爱玲之所以为张爱玲,就在于她肯定不会满足于空谈,她要付出行动,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不管不顾地穿着拟古式齐膝夹袄去见人。胡兰成的侄女青云到了80多岁还记得张爱玲,“她人不漂亮,鞋子是半只黑半只黄,喜欢穿古朝衣裳,总归跟人家两样子”。别的作家写入物衣着,往往粗针大线,只求达意。张爱玲决不肯马虎,力求细致准确,有日寸候读她的小说,就好像在看服装秀,每一个太太小姐出场,都带出一片锦绣——其实她自己一生仿佛都在服装走秀,弄堂里的小裁缝显然不能满足她,“我们的裁缝是没有主意的,公众的幻想往往不谋而合,裁缝只有追随的份儿”。
  也许就为了改变这现状,她和炎樱一起谋划着替人设计时装,广告在一家杂志上刊登出来了,“炎樱与张爱玲合办樱炎时装设计,大衣、旗袍、背心、袄裤、西式衣裙。电话时间:三八一三五,下午三时至八时。”不知道这念头是张爱玲一时兴起,还是经过周密计划,找上门的顾客不多,都设计了什么样的时装现在也不得而知。估计一些客户一听张爱玲大名就有点望而却步,谁敢穿着前清老样子袄裤和一袭拟古式齐膝夹袄走上繁华摩登的霞飞路啊?毕竟张爱玲只有一个,也只能出一个。
4.双行横扣的黑呢斗篷
  张爱玲在小说《色·戒》中写到一种很特别的着装:黑呢斗篷——“左右首两个太太穿着黑呢斗篷,翻领下露出一根沉重的金链条,双行横牵过去扣住领口,战时上海因为与外界隔绝,兴出一些本地的时装。沦陷区金子畸形的贵,这么粗的金锁链价值不赀,用来代替大衣纽扣,不村不俗,又可以穿在外面招摇过市,因此成为政府官太太的制服,也许还受重庆的影响,觉得黑大氅*庄严大方。”
  一件服饰的流行从来都不是偶然的,与经济文化地域紧密相关,因为是在战时,因为又是官太太的着装,两个必要条件作底,黑呢斗篷,而且还是双行横扣并且以金锁链代替纽扣的黑呢斗篷就应运而生,它出现在《色·戒》中无疑是*恰当的。《色·戒》应该算是一篇纪实小说,写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郑苹如刺杀丁默村。读过这部小说的人,都会记住郑苹如那身电蓝水渍纹缎齐膝旗袍——当然,在小说中她是王佳芝,在电影中她是汤唯。当年郑苹如住在万宜坊,离张爱玲所住的常德公寓并不远,当年这里一栋房子要几十根金条,上海的顶级时装店“绿夫人时装沙龙”就在这里,这间“绿屋”是上海名媛明星逛街必访之地,想必张爱玲或郑苹如是这里的常客,张爱玲的桃红色软缎旗袍,郑苹如的电蓝水渍纹缎齐膝旗袍都是在这里定制的吧?还有官太太的双行横扣的黑呢斗篷。据说,当时的“绿屋”经营策略十分独特,从衣服、鞋帽到各种配饰一应俱全,任何一个女子走进去,出来就能从头到脚脱胎换骨,但代价也是非同一般的昂贵。孤岛时期的上海滩其实物资紧缺,布亦是紧俏商品,高官的太太爱穿黑呢斗篷,但是官方却很难找到真正的黑呢子或黄呢子做军装,于是就到乡下收购那种麻布,回来染成黑色或黄色,《色·戒》小说中提到用厚厚的黄呢布做窗帘,在当时算得上是相当的奢侈品了。
  美女特务郑苹如,家境富有,还上过《良友画报》封面,这在当时富家女中是一种新时髦。另一种时髦就是用皮货做领子,显示一种富贵身份。郑苹如刺杀丁默村就发生在张爱玲居住的静安寺西比利亚皮货店,这家皮货店现在还在,只是搬离了此地,店里墙面上贴满了几十年来的老照片。紧邻这家皮货店的,是珠宝店,李安为了拍《色·戒》,特地搭了这个景,珠宝店就是张爱玲的好友炎樱家开的。炎樱是斯里兰卡人,一解放炎樱父亲就走了,珠宝店盘给大弟子陈福昌,“文化大革命”一到,店就关门了——珠宝也好,时装也罢,都是与那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东西,全都要扫进垃圾堆。
  黑呢斗篷,双行横扣的黑呢斗篷,似乎后来再也没在中国内地出现过,不过它出现在张爱玲的小说,在一片姹紫嫣红的旗袍裙袄之间,它确实给我们视觉带来一股另类别致的异域风情。
5.洒着竹叶的旗袍
  华裔女作家於梨华见过张爱玲,她后来写文章说:张爱玲很高,很重视仪表,头发梳得丝毫不乱,浅底洒着竹叶的旗袍更是典雅出色,长颈上系了条红丝巾,可不是胡乱搭在那里,而是巧妙地协调衣服的色泽及颈子的细长。头发则微波式,及肩,由漆黑发夹随意绾住,托住长圆脸盘——我不认为她好看,但她的模样确是独一无二。
  张爱玲时代其实是一个风气开放自由的时代,自由的风一如春天的风,吹开了群芳争艳的霓裳之花。五四以后,一批女性作家不但以自己的作品令人刮目相看,而且她们自身的衣食住行也像电影明星一样成为大众注目的焦点——不论陈衡哲、冯沅君、谢冰莹、凌叔华、陈学昭,还是冰心、庐隐、白薇、丁玲、萧红,她们大多都有过白衣黑裙的纯真年代。随着社会地位和生活角色的变化,她们的着装也添加了更多的色彩,没有一种专门标志她们身份的服装,但她们融入哪个人群,她们的服装就适应哪个人群。从一些回忆录中知道,冰心的衣着特别注重色彩的和谐与素净,她所喜欢的是“娟娟的静女,虽是照人的明艳,却不飞扬妖冶;是低眉垂袖,璎珞矜严”。萧红喜欢穿深色衣服,这与她在东北的地主家庭长大有一定关系。有一次鲁迅对萧红说:红色的上衣要配黑色的裙子才好看。萧红与端木蕻良结婚时,穿着一件红纱底金绒花的旗袍,配了一件黑纺绸衬裙,在开衩处还镶着花边。萧红到大后方以后,又做了一件镶着金边的黑丝绒旗袍。
  丁玲到延安后,毛泽东、张闻天、博古、周恩来、彭德怀等中共领导都十分器重她,高干夫人们争相请她吃饭。毛泽东还专门写了一首《临江仙·给丁玲同志》: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文小姐成为武将军之后,她们的时装就具有了“组织”的性质。丁玲本来也是喜欢深颜色,她20年代在上海与胡也频同居时,喜欢穿红色和黑色。他们成立了“红黑出版社”,出版《红黑》杂志。姚篷子回忆**次见到丁玲时写道:这大眼睛的,充满了生的忧郁的丁玲,卷在一件厚重的黑大氅里,默默地坐在车窗旁边,显出一个没落贵族的寂寞和尊严——黑大氅后来演变成了灰军装,女性又一次以穿上男人的衣服来实现自己的生存价值,开拓自己的生存空间,就如茅盾在《风景谈》中所说,只有从发式上,才能区分出性别。丁玲、草明、宋霖、袁静、郁茹,她们先后穿上了列宁装、干部服,她们的人生价值已经不再依靠自己的衣装去体现,而是依靠“纤笔一枝谁与似”,依靠和男人一样的革命工作。
  张爱玲嫌灰布军装不好看,曾经对弟弟说过类似的话:这种衣裳太刻板了,打死我也不能穿——命运又一次在看似微不足道的服饰上反映出来,喜欢另类服装的她与那个火红的时代格格不入,只得选择离开,去了那个遥远的异乡。她晚年喜欢穿洒着竹叶的旗袍,她本人也像一片清幽的淡竹叶,从此淡出中国人的视线。
6. 暗灰色薄呢窄裙
  晚年张爱玲常穿一件轻便衬衫和一套暗灰色薄呢窄裙,这时候在她身上,你完全看不到当年上海滩霞飞路上那个宽袍大袖、标新立异的倩影,她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老太太,用她早年对胡兰成的话说:离开你,我就只有萎谢了——她确实是萎谢了,萎谢成一缕烟灰。
  胡兰成曾经这样评价过张爱玲:如果拿颜色来比喻她的小说和散文,其明亮的一面是银紫色,其阴暗的一面是暗灰色——暗灰色是夜晚的颜色,是张爱玲家古墓似的清末民初老房子的颜色,是从高楼上眺望老上海时那种苍苍茫茫的颜色,这是不是就是她提到过的烟痕色?烟留下的痕迹?人生渺茫往事如烟,青烟一缕飘散之后是不留任何颜色的,烟痕色应该是烟灰色,还是灰色,一如张爱玲笔下的人生和她自己的命运。张爱玲曾经是恋衣狂,每个女人在条件许可的时候,都会有或轻或重的恋衣癖。生活在上海滩的世家,张爱玲恋衣癖无可救药,她喜欢一切深艳明丽的颜色,那些蓝紫、赭黄、靛蓝、青黑、紫红,那些铁锈红、深粉红、苹果绿、中庸蓝、烟痕色——所有大自然的颜色在她眼里是不够的,她喜欢发现新的颜色,比如她常用一个词:珠灰——珠灰是什么颜色?是不是荷叶干枯的颜色?或者是隔夜煮蚕豆的颜色?
  张爱玲是灰色的,她亦喜欢在小说中描写灰色——“曼桢在冬天去南京玩,爬山爬到一半,东疮破了,因为她脚上只有一双瘦伶伶的半高跟灰色麂皮鞋。”暗灰色是令人厌倦的颜色,可在张爱玲笔下,它变得亲切起来,正像是她说的那句话:我爱你,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她不可救药地喜爱灰色,或者说是某个时段爱上它。据说她离开大陆前参加过一次会议,深灰色衣服外,套一件罩衫,在人群中显得十分醒目。林式同多年以后回忆他与张爱玲*后一面时写道:头上包着一幅灰色的方巾,身上罩着一件近乎灰色的宽大的灯笼衣,就这样无声无息地飘了过来——一身灰色,而且还是无声无息地飘了过来,这多像一片纸灰。近年在张爱玲所有书籍中,我喜欢北京出版社那一套深色系封皮上浮动的暗灰色繁复花纹,与张爱玲的颜色十分契合。有风吹过灰色封面,拂起一页页文字,那些发生在香港、上海的红尘往事,也只能沉凝于晚风中。
  1995年9月8日,张爱玲的遗体被发现——她死得相当安静,仿佛只是睡着了。衣衫整齐,神态安详,躺在门前的一方蓝灰色地毯上,身边放着装有遗嘱的黑皮包——蓝灰色地毯,可能还有那套伴随她整个暮年的暗灰色薄呢窄裙。暗灰色,是张爱玲人生底色,在心头或是在眉头,她从来不曾明亮过。

商品评论(2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