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 >
深闺记事(全二册)

深闺记事(全二册)

磨铁中文网黄金联赛第一季热门作品,将宅子里的斗争扩散到几座城之间,还掺杂着朝堂上血雨腥风的争斗。情节一环扣一环,不落俗套。

作者:源水漾 著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出版时间:2015-07-01
开本: 16开
读者评分:5分2条评论
本类榜单:青春文学销量榜
中 图 价:¥17.4(3.5折) 定价:¥49.8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深闺记事(全二册) 版权信息

  • ISBN:9787510837241
  • 条形码:9787510837241 ; 978-7-5108-3724-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深闺记事(全二册) 本书特色

★本书将宅子里的斗争扩散到几座城之间,还掺杂着朝堂上血雨腥风的争斗。情节一环扣一环,不落俗套。
★《深闺记事》为磨铁中文网黄金联赛**季热门作品,进入复赛。

深闺记事(全二册) 内容简介

《深闺记事》内容简介:
六岁,她与母亲被关在尼姑庵,造就她豁达阔朗的心性。
十二岁,母逝,她重回宅门里。上有绵里藏针的婶娘,下有张扬跋扈的堂妹。她已深刻明白何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是年议亲,一边是被称为温如玉公子的竹马,名门贵戚,若一朝嫁入,风光无限;另一边亦是高门大家姜家的承嗣,端方君子,若为他家妇,荣华一生。
青梅竹马,并无关风月;惊鸿一瞥,却缘定终生。
他说,我今生只娶你一人, 姜家传言定在我手中破。
她信,只是就算应了传言,丈夫不爱,儿女不亲又如何?
幸福是自己掌握的。

深闺记事(全二册) 目录

引 子 穆氏一怒埋灾祸
**回 一入陈府深似海
第二回 祠堂前阿珠正名
第三回 夫人私谈议婚事
第四回 你来我往含锋芒
第五回 论良配姜家内定
第六回 再斩情丝三珠离
第七回 崔家逼婚天注定
第八回 终到掌珠出嫁时
第九回 各怀心思无真假
第十回 掌珠怒显正室风
第十一回 两人心悦解心结
第十二回 狠荷娘陷人不义
第十三回 双喜临门起纷争
第十四回 一夜至宝喜临门
第十五回 再遇阿路相无言
第十六回 京城人多居不易
第十七回 宴会入险难脱身
第十八回 雪化春来万事兴
第十九回 似君心不负相思
展开全部

深闺记事(全二册) 节选

引子
穆氏一怒埋灾祸
熹平二十四年。
陈府,敬正堂。
一位身怀六甲、身材高挑、相貌端庄的妇人坐在主位,眉眼中隐含着高傲,冷笑道:“小叔子果然是长大了,想法也多了。敢给你兄长送小妾,下次是不是打算直接把儿子过继来啊?”声音不大,语调也平稳,但是清冷音色中含着怒气,让人觉得甚是压抑。
下面站着的年轻女子抬头看向妇人,露出一张柔美的脸庞,眼中却带着鄙夷,心道:一个生不出儿子的女人也敢坐在那儿张狂。
妇人笑看着年轻女子,眼神冰冷,轻叩茶碗。
年轻女子不甘地低下头。
妇人这才抿了口茶,只在低头的一瞬间,露出些许悲伤。她是当朝正三品礼部尚书陈廷和的夫人穆氏,与夫君成亲十年,现在才怀**胎。
穆氏敛下心中的苦涩,再次抬起头来,还是刚才的模样。
穆氏放下茶碗,才慢慢道:“这事也不怪你,毕竟你也怕你们陈家后继无人。”语调微微带着嘲讽,顿了一下,收敛了语气,才继续平和地道,“既然怀孕了,那就抬起来吧。”
陈二爷陈廷远作揖道:“当时不知道嫂子已经有孕,都是小弟的错,一时鬼迷心窍,给嫂子添麻烦了。”
穆氏笑了一下,道:“小事而已。”
穆氏语毕,陈二爷松了一口气,刚要说什么就见穆氏严厉地盯着他,又忙摆出一副听训的恭敬姿态。
穆氏冷哼一声,站起来,厉声道:“虽是小事,但亦显你品性!此事便罢,若再有这等心思不正的事,我就请母亲开祠堂!看不打折了你这双腿!”穆氏在意的不是纳妾一事,而是陈二爷意图谋取陈家一事。
兄长无子,庶弟自然有打算,这次的妾室恐怕就是想让她一怒之下流了孩子。
陈二爷身子一颤,赶忙跪下道:“嫂子息怒。”
穆氏不理会陈二爷,只看向陈二爷的妻子周氏。
周氏脸色苍白,手下意识地摸着肚子,看来亦是怀孕了。
穆氏眯着眼,不必拿孩子来要挟,她就不信周氏这次还能生个儿子。
陈二爷也看向周氏,周氏无奈也跪下,道:“嫂子息怒。”
穆氏深吸一口气,露出笑意道:“知错就好,起来吧。此事也怪你兄长把持不住。”
陈二爷不敢起,继续道:“嫂子千万别误会兄长,兄长对嫂子一片痴情,十年未纳妾,都怪小弟鲁莽。”
穆氏道:“好了,你们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听到这话,周氏连忙站起来,又扶着陈二爷起来,两人又行了回礼,这才离开。
穆氏叹了一口气,人心难测,小叔子是夫君的庶弟,比夫君小十二岁。她刚嫁过来时陈廷远不过九岁,婆婆懒得管他,说是她抚养陈廷远长大的也不为过。结果,小叔子不过才成亲两年,生了儿子,就开始有自己的谋划了。
这时,从后面走出一名眉目疏朗、风采高雅的男子,这人正是陈廷和。
陈廷和坐在穆氏一旁,笑道:“夫人还在生气呢?”
穆氏扭向一旁,道:“妾身怎敢生气。”
陈廷和握住穆氏的手,道:“你是明白我的,我也没承想二弟有了这想法。”
穆氏一听,哭道:“都怪妾身不争气……让你现在还没有一儿半女,又不许你纳妾。”
陈廷和轻声安慰道:“怎么就哭起来了,现在你肚子里不是已经有了一儿半女吗?更何况是我自己不愿纳妾的。”
陈家是大魏五大世家之首,曾官至宰相,陈廷和这一房更是陈家嫡脉,不怪陈二爷有了不该有的心思,只怪她不能生。
穆氏看着陈廷和,陈廷和目光温和,笑容暖人。陈廷和是真的不怨她,她已心满意足,好在肚子里现在有一个,就算是生个女儿,不还有刚刚纳进来的妾吗?
熹平二十五年,六月,穆氏生一女。
七月,陈廷和妾王氏生一女。
十月,陈二爷仅两岁的儿子夭折。
十一月,陈二爷之妻周氏,生一女。
熹平二十八年,周氏生龙凤胎。
熹平三十一年,穆氏再孕。


**回
一入陈府深似海


薄情庵,后厢房一处小田地,一个女童正在挖野菜。
女童十一二岁,穿着一件嫩黄色的衣裙,头上戴着鹅黄色的头巾,举手投足间并不让人觉得野蛮,反倒是很认真的模样。
这时,拐角处溜进来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年,一身雪白银丝的儒袍,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光,甚是好看,腰间束一条银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眼眸似潺潺流水,温润得如沐春风,嘴角微微勾起,笑道:“阿珠,就知道你在这里。这个给你。”说着递上一捧粉色的野花,“这是我过来的时候,背着母亲采的。”眼中还透着几分得意。
女童抬起头,露出一张稚嫩清丽的脸庞,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眼神中带着几分恬淡,看见男孩后才多了几分黠慧,拍拍手,站起来,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道:“谢谢阿路。”接过野花,嗅了嗅,“难为你这个大家公子亲自动手。”
男孩的笑意加深了,似乎能得到这样的夸奖就已经很好了。
女童奇怪地问道:“你今日怎么来了?今儿个还未到二十呢。”
男孩八岁便开始跟着薄情庵了清师太学习论辩,每月二十过来学习,因此与长住这里的阿珠相识。
男孩道:“母亲陪着陈夫人过来上香,我想着上次咱俩论辩还没个结果,就跟着过来了。”
阿珠秀眉微蹙,有些严肃,让男孩不觉莞尔,阿珠明明才十二岁,却总是装成大人的模样。
阿珠想了一下,问道:“陈夫人?是礼部尚书陈廷和陈家的二夫人吧?”
男孩一怔,笑道:“你是从来不问这些俗事的。”
阿珠狡黠地一笑:“人世间,尘世间,若无俗事,何来俗世?”
男孩无奈地笑道:“牙尖嘴利,不怕找不到婆家。”不知道为什么,男孩倒是觉得阿珠找不到婆家也挺好的。
阿珠看着男孩不说话。
男孩对上阿珠一双沉静的眸子,知道阿珠生气了,忙作揖道:“小生失礼了,不该与阿珠姑娘如此开玩笑。”
阿珠脸上也带着无奈,道:“俗人便要遵守俗世间的规则,阿路以后万万不可这样对女孩子说话。”
男孩笑道:“是,是,真是比师太还要唠叨。”顿了一下,道,“确实是你口中的陈家,只是礼部尚书陈廷和已经过世,他的夫人立志守节……”又顿了一下,“你刚才也说,尘世间就要守尘世间的规矩,陈夫人……”男孩在阿珠逼迫的眼神中无奈地改口道,“陈二夫人现在当家,她的夫君是礼部侍郎,深受当今圣上的喜爱……大家称一声陈夫人也不为过。”
阿珠笑了一下,然后淡淡道:“当年陈二夫人的夫君陈廷远年幼,陈大夫人穆氏一过门便教其礼义廉耻,从未因其庶出而怠慢,后来更是为其娶亲,如今陈大夫人虽寡居,却连一个大字都当不起?”语调微微上扬,难掩嘲弄。
男孩说不出话来,很惊讶阿珠会如此反应。
阿珠一字一顿地道:“长幼不分,忘恩负义!”说完拿起篮子道,“我先回去了,下次来咱们再论辩吧。”
男孩看着阿珠离开的身影发愣,没想到本来愉快的见面被什么大夫人、二夫人给弄成这个样子。这时,躲在一旁的小厮过来,道:“公子,何苦在这儿和乡间丫头玩呢?若是让老太爷和夫人知道……”
男孩全然没了刚才的活泼,平静地看了一眼小厮,那小厮便识趣地不再说话。
阿珠提着篮子匆匆忙忙地回去,这陈二夫人突然来上香,定与母亲相关。
她母亲就是陈廷和的夫人穆氏。
阿珠快到的时候,见厢房前有几个奴仆守着,皱了一下眉头,提着篮子绕去了厢房的后面。
后面是柴房与奴仆所住的房间。
阿珠进了柴房,从一个小角门出去,通过一条奴仆专门走的窄道,就进了厢房。阿珠小心翼翼地进了母亲平时练字的房间,近几年母亲生病,一直卧病在床,就不再在这里练字了。
这里与母亲的房间不过一块木板之隔,若有人说话,自是能听得一清二楚。
阿珠轻手轻脚地走到木板旁,将耳朵贴上去,屏息听着那边的动静。
一个陌生且略带笑意的声音道:“嫂嫂在这里修行得可好?都瘦成这副模样了,真让人心疼,是不是这里的奴仆没有好好伺候您?您可一定要告诉弟媳。”
这个应该就是陈二夫人的声音。
阿珠微微咬牙。
“劳你费心了。”音色清冷,不冷不热的语调,一听就知道是在敷衍——这是阿珠的母亲穆氏。
“嫂子何苦如此委屈自己?您当初在陈府可是说一不二,今儿个怎么就到了这般田地?啊,弟媳想起来了,六年前您生下来一个……”
话还没说完就听穆氏道:“闭嘴!”
阿珠紧紧地攥着拳头,小心地走到房门处,用手轻轻戳了一下,从门缝处看去。
母亲还是躺在床上,虽然脸色灰败,但是目光微凛,神色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与高傲,气势便让旁人无形落了下乘。
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人,身着绣着迷离繁花由丝锦制成的暗红色广袖长袍,雍容华贵,容色绝丽,不可逼视。这位肯定就是陈二夫人了。
屋内一时安静,陈二夫人扶了扶发簪,似乎在掩饰刚才被穆氏镇住的尴尬,笑道:“嫂子还是这么容易就生气。”
穆氏也平静下来,恢复到之前的淡然,问道:“你今日来有什么事?”
陈二夫人拍了一下手笑道:“呀,差点儿把*重要的事给忘记了。”见穆氏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暗中咬咬牙,继续道,“弟媳那可怜的小侄女也已经十二岁了……”这句话说完果然见穆氏一副关心的模样,陈二夫人得意地笑了一下,接着道,“弟媳是想,小侄女总住在这里也不好,总得回家的。”
“回家?”穆氏轻声问道,给人的感觉是在问自己而不是在问陈二夫人。
陈二夫人道:“正是,小侄女在这尼姑庵里也住了六年了,嫂子总不能让她当尼姑吧,更何况看嫂子这身子,怕是也没几天了。”
穆氏不理会陈二夫人。
偷听她们说话的阿珠却气得要命,不过,她现在*担心的是母亲会把她送走。
陈二夫人继续劝道:“小侄女一个女孩子家,碍不着弟媳,弟媳可不会干亏心事。再说,有太夫人在,弟媳哪里敢做什么,所以嫂子就放下心吧,小侄女毕竟姓陈,将来早晚要嫁人的。”
穆氏笑了一下,她干的亏心事还少?不过周氏说得对,自己可以一辈子住在这里,阿珠却不可以。她知道陈二夫人不会动阿珠,太夫人是原因之一,也因为阿珠好歹是陈家的嫡长女,可用来联姻。
这样想来,穆氏心中有些悲痛,她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却被她们当作筹码用来联姻,偏偏她这身子骨又熬不了几天……
约有一盏茶的工夫,陈二夫人都等得不耐烦了,就听穆氏道:“什么时候?”
不管陈二夫人是怎么想的,阿珠却恨恨地跺了一下脚。
陈二夫人与穆氏看了眼房门,只当作没有听见动静。
陈二夫人笑道:“嫂子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看嫂子的身子了,只是太夫人也想着过年前能见到孙女呢……”这算是间接告诉穆氏的死期呢。
穆氏瞟了一眼陈二夫人,道:“知道了。”
陈二夫人还想说什么,见穆氏冰冷冷地,便嗤了一声站起来,道:“那就不打扰嫂子了。”这个穆氏还没有看清,以后她的女儿可在自己手里呢,还如此不知好歹。
待陈二夫人走后,穆氏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才道:“还躲在那里呢?过来,让娘亲看看是不是哭鼻子了?”
这个时候,阿珠才从书房出来,蹭到穆氏身边,穆氏搂住阿珠,阿珠带着浓重的鼻音问道:“娘亲,阿珠一定要回去吗?阿珠想和娘亲在一起。”
穆氏心软软的,阿珠是可以一直住在薄情庵的,薄情庵是历代皇族女子出家修行的地方,没有人会打扰她,守着一块小田地,闲来与了清师太论经,每日过着相同的日子。
只是她明白,一个女子若是没有尝试过这人世间的情爱,就算是白走一遭。
而阿珠,是蚌中明珠,早晚会露出光芒,她怎么忍心将阿珠留在这里?
穆氏拍着女儿的后背,轻声道:“娘亲没几天日子了……”
阿珠挣扎着离开她的怀抱,道:“娘亲不能乱说!”
穆氏握住阿珠的手,看着阿珠,摇摇头,道:“娘亲没有乱说……乖,阿珠,不要哭,听娘亲说。”穆氏说着抹去阿珠的泪珠,接着道,“是娘亲传消息让陈家人来的……”只是没想到来的是她的冤家周氏,她不得不做出一副不愿意的架势,不然,周氏说不得就顺势让阿珠留下来了。
“娘亲……”阿珠忍着眼泪,她知道,娘亲这次说的是真的。
穆氏道:“阿珠乖,娘亲没几天了,这几天阿珠高高兴兴地陪着娘亲好吗?娘亲想到了下面,也能记住阿珠的笑。等娘亲走了,你带着娘亲一起回陈家。”
阿珠忍着泪,笑着点头。
穆氏无奈地长叹一口气,这才是她的女儿,和她一样傲气,只是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阿珠,还记得娘亲以前和你讲过的陈家的事吗?跟娘说说。”去了宅门里,不能两眼一抹黑。
阿珠点点头,然后道:“陈家有几百年的历史,祖上是江南富商,五世为臣,曾一门三进士,也曾官至宰相,是大魏朝五世家之首。陈家女子都是大家闺秀,不是入宫为妃,就是为官家妇。”阿珠说着说着也平静下来,“现在陈家当家的二夫人是周家嫡女,周家亦是五大世家之一,其夫君陈廷远的生母是陈太夫人的庶妹,陈太夫人因生一子后不再有所出,才将庶妹纳进自己家里。自……自……父亲陈廷和去世后,陈太夫人就不再管陈家的事。陈二夫人生有二子二女,长子夭折……”阿珠说的好似不是自家的事,穆氏听着也觉得这个陈家好似陌生了很多。
周氏就是认为自己害死了她的儿子,才下了毒手。
阿珠说完又哭了一场,哭累了,穆氏就哄着她睡觉了,自己却是睁着眼看着房顶。
六年前,她终于生下一个儿子,可惜是个……怪物……一个长着尾巴的孩子,还是个死胎。
穆氏的眼角滑下泪珠,那个时候陈廷和已经过世半年,周氏几乎将后院把持住,若不是太夫人与她娘家出面,说不得她现在就是一抔黄土了,哪里能在这尼姑庵里“养身子”“立志守节”,可怜阿珠那时候才六岁……但是不将阿珠带过来,她不放心,当时周氏已经杀红眼了……
穆氏看着阿珠的小脸,阿珠从小就很聪明,从陈家到尼姑庵,从千金小姐到乡间姑娘,阿珠从来没有叫过苦,反而很喜欢这乡间野趣,了清师太见她有悟性,收她为徒,教她论辩。
若是阿珠从小就长在陈家,定能名满江南。
穆氏笑了一下,自己怎么又犯傻了,阿珠自己高兴就好,名声有时也是个累赘,她只希望阿珠能够平安康乐。

深闺记事(全二册) 相关资料

深闺里飞出朵金凤凰。深宅大院里,每日里争得斗破血流,到底有何意义,母亲教她炼就从容不迫的肚量,时光教会她豁达阔朗的秉性。进入陈府大院中,她也未见丝毫的胆怯,如若说她见着祖母是怕了,恐怕更像是期盼,对亲情的期盼。年幼失父,九岁丧母,令她对亲情难免的多了几分渴盼,好在,她是个豁达的人,面对下人再从容不过的,只要她调整过来,她便是金刚铜鼓,谁人又伤得了她?不在乎,便不会受伤。(云小笙)
什么是好女人?能进你梦里的就是好女人,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女人。掌珠就是这样走进姜铎心里的,不经意的一次偶遇,不经意的一个笑容,缘分就这样开始了,命运是一切人间戏剧成熟,具匠心的设计师,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命中注定的。(七娘)
从文笔,到人物刻画细致,内心情感丰富,将人自动带入小说中。掌珠幼年丧父丧母,万事靠自己,智斗婶娘及堂妹,为自己的婚事打算,如玉公子,风度翩翩,年纪也相仿,可惜因为外在的原因,不能在一起。在婶娘的精心安排下,掌珠遇到了男主,日久生情,可见好的爱情,是陪伴,是相濡以沫的走完这一辈子。多少人懂的“平平淡淡才是真”的道理,可惜,大宅院里的后院永远不会这样的没有波澜……(浮世之绘123)
世事险恶,欣赏女主面对艰难处境,明知人性复杂无枝可依,仍能保有莹洁如瓷的品性。所有没能将她打垮的挫折,都会成为她脱胎换骨,从泥胚中升华的养料。愿文中的掌珠,能守住自己的幸福,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花千辞)
阿珠和她母亲一样骄傲。那种骄傲不是盛气凌人、颐指气使,是看破一切的一抹嘴角冷笑,但是她却又那样令人心疼。母亲葬礼被人看轻、玉珠的背叛都是一把把刀直切胸口。玉珠是二夫人手里的一棋子,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玉珠都是贪心惹的祸。深宅之中,没有能力不如选择沉默。(傲娇的暖暖)
何为红颜,谁能识珠?阿珠沉稳、冷静、淡然,似是能看透人的心。无论怎样的境地,总能保持着本心。有的路看似好走,却不是自己想走的,阿珠就是这样一个知道自己要走什么路的人。纵使前面满是荆棘,她也要走下去,而且是淡然的走下去。谁能看清蚌中珠?看清沙下的美好?谁能在这纷繁的世事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猫某某)

深闺记事(全二册) 作者简介

源水漾,本名查琳,河北唐山人,磨铁中文网作者。
一个固执的金牛女,喜欢各种含肉类美食,喜欢萌宠,愿天下狗狗都幸福,也是一名古风爱好者,一直希望能在作品中展现一个正确、纯净的古代风貌。
著有《一代商后》《深闺记事》《大清九福晋》等文。

商品评论(2条)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编辑推荐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