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请 | 注册

母亲

作者:高尔基
出版社: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04-01
开本: 32开 页数: 394
本类榜单:小说销量榜
中 图 价:¥17.6(4.9折) 定价:¥36.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
加入购物车 收藏
运费6元,满69元免运费
快递不能达地区使用邮政小包,运费14元起
云南、广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区快递不可达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本类五星书更多>

母亲 版权信息

  • ISBN:9787569220230
  • 条形码:9787569220230 ; 978-7-5692-2023-0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所属分类:>

母亲 本书特色

  1906年问世的高尔基著的《母亲》,被认为是无产阶级文学的奠基作。  20世纪初,俄国的革命斗争异常活跃,在作家故乡附近的工业区,不断有工人们的游行示威,不断涌现出工人们感人的英勇事迹。《母亲》即取材于1902年索尔莫沃工业区工人五一游行事件,以当时一对母子的真实事件为蓝本,集中叙述了“沼泽地戈比”事件、五一游行、车站散发传单等典型事件,塑造了自觉为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巴威尔及其在现实的教育下由逆来顺受转变为坚定的革命战士的母亲尼洛夫娜的形象。  世界文学中有众多的母亲形象,讴歌母亲伟大的主题不计其数,但像尼洛夫娜这样的还不多见。尼洛夫娜不仅是传统的贤妻良母,而且是革命时代的英雄。小说的独特之处在于不仅刻画了年轻人的革命激情和斗争精神,而且记录了母亲从目光短浅的家庭主妇慢慢觉醒和发展成革命者的过程,母亲性格的变化发展说明无产阶级革命精神的传播之广、革命真理的影响之深。

母亲 内容简介

  《母亲》是高尔基长篇小说代表作之一,也是俄国社会主义文学较早出现的优秀成果,在世界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作品主人公母亲是俄国普通劳动人民的代表,在革命开始时,她面对种种苦难逆来顺受、忍气吞声。在儿子被捕后,她坚定了信念,积极参加革命活动,为争取自身解放和追求美好的生活同上层社会腐败分子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这位生活在社会低层的母亲的觉醒正是俄国革命风暴走向高潮的前奏。小说以真实的人物和事件为素材,是20世纪初期整个俄国革命运动的艺术概括。

母亲 节选

《母亲》:  2  米哈伊尔·弗拉索夫就是这样生活的。他是个钳T,毛发很重,脸色阴沉,浓眉小眼。那双小眼睛里总是流露出一种多疑的、恶意的冷笑神情。他是工厂里*优秀的钳工,是工人村里臂力过人的大力士。他对待上司很粗鲁,所以挣的钱很少。每个节假日,他都逮谁揍谁,所以大家都不喜欢他,都害怕他。有人也想揍他,但没能得手。弗拉索夫看见有人要打他,他就随手抓起石头、木板、铁块等,大大地又开两腿,一语不发地等待着对手。他的脸上从眼睛到脖子都长满了黑黑的胡子,手臂也是毛烘烘的,那副样子实在令人恐惧。尤其吓人的是他那双小而锐利的眼睛,简直像两把小钢钻似的直勾勾地盯着人。谁遇到他这样的目光,都会感觉到他有一股无所畏惧的蛮劲儿,会对人毫不留情地下狠手。  “哎,滚开,贱货!”他闷声闷气地说道。从他脸上浓密的毛发里露出一副大黄板牙。人们走开了,一边胆怯地骂着他。“贱货!”他冲人们的背影简短地骂了一句。他的眼睛里闪现出一抹锥子般锋利的讥笑。然后,他挑衅地昂起头,跟在他们后面,叫阵道:  “哎,有想找死的吗?”  谁都不想找死。  他说话不多,但却喜欢把“贱货”这个词挂在嘴边。他常用这个词称呼工厂里的上司和警察,对妻子也这样称呼。  “贱货,你没看见裤子破了吗!”  在儿子帕维尔十四岁的时候,有一次弗拉索夫想要揪住他的头发暴打一顿。但是帕维尔顺手抓起一把大铁锤,只说了一句:  “不许动手……”  “你说什么?”父亲问道,一边靠近又高又瘦的儿子,仿佛阴影投射到白桦树上。  “够啦!”帕维尔说,“我受够你了……”  说完,他挥了挥铁锤。  父亲看了儿子一眼,把毛烘烘的手藏在背后,冷笑着说:  “好啊,长能耐了……”  随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补充说:  “你呀,贱货……”  之后不久,他对妻子说:  “从今往后,你不要再管我要钱了,帕什卡①会养活你的……”  “你要把钱都拿去喝酒吗?”她大着胆子问道。  “你管不着,贱货!我要找个情人领回家来。”  他没有找情人,但从那时起直到他死,差不多两年时间,他再没有在意过儿子,没有跟儿子说过话。  他养了一条大狗,像他一样,毛烘烘的。这条狗每天都送他去工厂,晚上在厂门口等他回家。,一到节假日,弗拉索夫就穿梭在各个小酒馆里。他默默地走着,用他那双小眼睛盯着人们的脸,仿佛想要寻找什么人似的。于是,狗也整天跟着他,拖着毛茸茸的大尾巴。他醉醺醺地回到家里,然后吃晚饭,用自己的碗喂狗。他对狗从来不打不骂,但也从不摩挲。吃过晚饭,如果妻子没有顾上及时收拾桌子,他就把碗都摔在地上,然后拿出一瓶伏特加酒,摆在面前,背靠着墙,张大嘴巴,闭着眼睛,用他那令人感到愁闷的低沉嗓音狼嚎似的瞎唱,把沾在髭须上的面包屑震落下来,用粗壮的手指捋着毛蓬蓬的大胡子。他的歌声凄凉而难听,拉腔拖调,听不懂他唱的歌词,曲调像是冬天的狼嚎。他一直唱到把酒喝光,然后侧身倒在长凳上,或者把头伏在桌子上,就这样一直睡到汽笛响起的时候。狗就卧在他身边。  他死于疝病。死前四五天,他全身发黑,闭着眼睛在床上滚来滚去,牙齿咬得咯咯响。有时他对妻子说:  “给我拿砒霜来,把我毒死吧……”  医生吩咐给病人做热敷,并且说必须做手术,当天就得把病人送到医院。  “见鬼去吧,我自己会死!贱货!”米哈伊尔·弗拉索夫声音嘶哑地说。  医生走后,妻子含着眼泪也劝他答应做手术。他紧握着拳头,威胁妻子说:  “我要是病好了,更有你吃的苦头!”  他是在早晨响起上工的汽笛声时死的。他躺在棺材里,张着嘴,眉头紧锁,一副气哼哼的样子。给他送葬的有他的妻子、儿子和狗,还有被工厂开除的老酒鬼和小偷达尼拉·维索夫希科夫以及工人村的几个乞丐。  ……

母亲 作者简介

  刘引梅,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翻译出版的主要作品,除《在人间》外,还有《母亲》《小矮人》等。

商品评论(0条)
暂无评论……
书友推荐
本类畅销
返回顶部
中国图书网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