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

您最近浏览过的商品
当我养狗时,我还养了一只猫
【精品图书推荐】
当我养狗时,我还养了一只猫


作者
罗尘
ISBN
9787503945762
页数
252页
开本
32
出版社
文化艺术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0/7/1
NT$
161
暫時缺貨 ( 急需此書,請寫信到 booksee2010@gmail.com 通知我們 )

配送说明: 国际快递 , 海运邮递 。

付款说明: 1. VISA、MASTER線上刷卡 2. 信用卡传真刷卡付款 3. 邮政划拨 4. 银行汇款 5. PAYPAL
 特色及评论  
  《当我养狗时,我还养了一只猫》作者罗尘说:跟我家小九,我学会了恬淡温情,不强求什么;跟我家小配,我学会了独立洒脱、坚持做自己;十年的爱,我学会承担责任,学会尊重与关怀。学会了最简单实在的快乐。和它们每天对视三分钟,所有隐藏的虚弱会彻底暴露,有种天真或纯粹的东西在体内复活!逃离蜗居,新城市主义者的宠物日志!都说猫狗不相容,一位宅男导演、多情农民讲述“我们仨”的完美生活!让都市白领乐到喷饭、怦然心动,开始爱上那些猫狗!快乐生活的真实记录,精美彩照,展现爱之温暖、生之真趣!
 本书目录  
  CONTENTS之壹自序曾经与狗有仇 \001天天和她的孩子们宠物市场 \003来自人类的抚慰 \007分离的日子 \012没人要的小九 \016 日志 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020 好狗恶猫 \023子夜的河床 \025城市公寓的梦 \027我的妈呀 \029我家小九初发情 \030 阳光下的絮叨 \031小九的冥想 \032爱的真谛 \033之贰月光下的乐园以及罪恶感 \037雪地里的真相 \042小区深夜的聚会 \047雨中的放肆 \054穿越都市的山鬼 \057日志 出城记 \061小九的教育问题 \063子夜访客 \066鸡血年代 \068农民本质 \070快意的林间远足 \072怕黑的女生 \077美丽的意外:小配来了 \079之叁家有猫狗童年那只猫 \083一个巴掌的见面礼 \086热爱出走的孩子 \089小命遇险 \095失去眼睛的小猫 \100日志情欲之孽 \103阉猫独白 \107最英俊的农民就是我呀! \116青龙湖上九姑娘及废话太多 \118风雨后的夕阳田野 \120子夜女人照以及熟睡的小男孩 \124写给配配的信 \125一只﹃死猫﹄的后现代生活 \130之肆乡村生活他人的生活 \135大虎和小虎的悲喜剧 \140万物生长 \148日志蓝天下 \151大虎,再见 \154﹃二流子﹄的那些事儿 \155额的神啊,你是杀手! \158诛螳螂记 \162明亮之秋 \165之伍生命的轮回感伤的少妇 \169双子座男人 \172日志 鬼妹坨—假孕事件 \178小九生了 \181孩子们,请记得我! \187后记 \189
 文章节选  
  《当我养狗时,我还养了一只猫》讲述他们三年间的生活琐事,妙趣横生,温情脉脉。他们逃离都市蜗居,住进北京远郊的农家小院,作者罗尘化身侍弄花草的多情农民,阿猫阿狗则成了他的宝贝孩子,不仅给他带来了很多快乐,还引发了他独特的生命之思。小九是一条温顺的金毛犬,善良到懦弱,是个总被欺负的受气包;小配是一只彪悍的九命猫,野性不逊老虎,还是个热爱外出找乐儿的浪荡子。因缘际会,与原本害怕狗讨厌猫的作者凑成了一家子。《当我养狗时,我还养了一只猫》看这特殊的一家子:三口之家:一人、一狗、一猫。相互关系:老爹、大姐、小弟。拧巴往事:老爹小时极怕狗,长大有单挑十三条恶犬的壮举,誓与狗为仇;龃龉初见:猫狗不相容;小弟的见面礼就是个大耳光,大姐当即尿了裤子。一起痛恨:整个城市都“宅”着,蹲在高楼里的落地窗前,郁闷让老爹发呆、大姐啃地、小弟挠墙。共同梦想:从蜗居成功出逃,来到美丽郊区,从此养花种菜、游泳远足、上房揭瓦,可劲儿地折腾。最大分歧:小弟曾经试图与老爹分享猎物——一只老鼠,被断然拒绝!危险游戏:大姐动不动就把小弟整个脑袋含嘴里,可知老爹那个怕呀!最美的事:一双儿女左右护法呼呼睡去。啊,世界在我背面,天堂在我梦中。爱谁谁。
 相关资料  
  插图:小区深夜的聚会春天到来时,我和小九搬家了。我等待了近三年的期房终于建成,在这个偌大的城市,我们有了一席之地。尽管只有六十多平米,尽管在无数楼宇的环抱之间,但那终归是我的家。小小的,温暖的家。想来每个在北京闯荡的人,都期待有一扇属于自己的门。如果心里那扇门没有开,到了一定年龄,便会期待有一扇物质的门。这几乎是一定的。忘我的工作,目的便是换来一个小小的蜗居。三十岁后如再有“城灯万千盏,何处是我家”的感受,人是会死的。然而这只是人的悲哀。作为一条狗,它所理解的并非如此。短短半个月,小九将我新买的沙发从中间掏洞,直至底部打穿,形成完整的空气对流,顺便毁了我两双鞋,以及半本《现代汉语实用字典》。我期待它能自己学会上厕所,甚至为了它而专门将马桶改造为蹲式,并一遍一遍耐心地教导它。然而它总是置之不理。有一天晚上我回来,它奇迹般地没有出来欢迎。走近了看,才发现它正在聚精会神地啃一处墙角,水泥已经剥落,钢筋裸露出来。我暴跳如雷,却毫无办法。它怎能理解这一切呢?这是你爹地的家啊。爹地我拼了老命才挣出个首付,每月还要吭哧吭哧地往里丢钱,爹地容易吗?你怎么能这么干呢?我俩沉默着坐在落地玻璃前看天,彼此互不理会。夜色弥漫,二环路上车水马龙。有一天子夜,我下楼去小区超市买方便面,拐过一栋楼宇时,黑暗中听见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像是某种巨大的动物。我停住了步伐,一动不敢动地站在那里。呼吸声越来越近,我不知不觉地将手中的方便面举过了头顶。随着嗖的一声,一个巨大的家伙从一个灌木丛中飞了出来,路灯下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大型的雪橇犬。好家伙,足足有七八十斤,这个小区里会有这么大的狗吗?我心中一惊,难道他们就不怕打狗队上门吗?那雪橇犬看都没看我,一个唿哨便从我身边跑了过去。我定了定神,刚准备往前走,只见后面又跑来了两个家伙,这次是人,染着红的黄的头发,瘦得一身排骨,裤子就快松垮到了裆部,皮带上挂着大铁链子,跑起来叮当作响。他们一边喊着“霸王、霸王”,一边跌跌撞撞地朝楼宇后面跑去。进电梯时,我带着疑问和看电梯的女人攀谈起来,才知道这个小区竟然是别有洞天。每晚十二点后,养狗的人会纷纷下楼,占据小区里最大的花园,都是一些白天不能见光的大狗,只能晚上出来遛。我问那女人,难道他们就不怕被抓吗?女人说,他们有办法呢。有大狗的人家组织起来,不是有打狗队嘛,他们就成立了护狗队,还凑钱买了对讲机,在小区的几个入口派人放哨,一有人说抓狗的来了,就立即对讲联系,都商量好了的,谁来了都抓不住。哦——,我带着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上了楼。第二天就报名参加了护狗队。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那晚我带着小九看见了五条哈士奇,三条金毛,两条古牧,一条黑背,甚至还有一条大白熊。天啊,我简直无法想象,如此拥挤的小区里竟然潜伏着这么多条大狗。当然,还有条名叫霸王的雪橇。我头天晚上看见的那一幕第二天再次上演了。又是子夜,两个排骨哥绕着小区疯狂地追逐着霸王,而霸王则玩了命似的奔跑。终于跑累了,才安心被人拴着狗链带了过来。这时它真正的主人才出场。那是一个光头、刺青、肌肉累累的家伙,穿着一件紧身背心,脖子上戴着一根我想足有一斤半重的大粗金链子,叼着烟趿拉着拖拉板就来了。这小区里竟然还有黑社会?我和小九同时一愣,歪着头注视着这位大哥。大哥从马仔手上接过狗链来,拍打了两下狗额头,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身材窈窕、脂粉气十米之内令人肾上腺素激增的女人,上前搂着霸王一阵狂亲,然后大哥牵着霸王,搂着他的马子,带着他的两个马仔打道回府了。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却真是一出大戏。而其他的遛狗人呢?一个个都是宝贝、宝贝地叫着,抄着手看着狗狗们冲向草坪一阵狂奔。我作为一个新来的成员,忙不迭地和人打招呼。这时一个女人问我,你家狗多少钱买的?小九歪着头看她,我在黑暗中愣了一下,啊这个——是一个朋友送的。我家露西花了我八千多呢。女人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露西?是啊,你看。一头大型贵妇被喷成彩带的样子,正在奋力地嗅着一条斑点犬的肛门。露西!露西!不准做这么下流的动作!女人摇啊摇地去了。你这狗失格啊兄弟,多少钱买的?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男人冲我说道。失格?失什么格?我讪讪地望着他。旁边人聚拢了上来。耳朵的位置不对,体型偏大,金毛的标准体型应该比这小,牙长得也不齐,嘴型偏长。你都注意到它的牙了?我心里不由得嘀咕着。来,我给你看看我们家威廉。威廉,过来!狗群中一条飒爽英姿的金毛跑了过来。别说,人家还真是漂亮,跑动中浑身毛发飘逸,宽脸型,大脑袋,一看就是一条价值不菲的金毛。威廉花了我小一万。它爸爸是枫叶系的名犬,也就是魅力太子。外祖父是枫叶系的黄金武士,妈妈是日本排名第一的黄金格格。都是从加拿大那边过来的冠军犬,有血统证的,这个你可以上网去查。你看这牙,再看这毛色,威廉!趴下!翻身!对,你再看这腹部的毛色,它是渐变的,你再看这四只脚,多粗壮,多有力啊!我也只好蹲了下来,就着路灯看正四仰八叉的威廉。旁边的人不时地发出啧啧的称赞声。威廉转动得更起劲了,嘴里还不时地哈气。哎,那你帮我看看我们家老王怎么样?一个穿着吊带装的女人死命地扯着一条几个月大的金毛凑了过来。男人蹲下身子,掰开那金毛的牙口仔细看了看,又捏着尾巴让它摆了几个造型,才站了起来,义不容辞地说,失格。你多少钱买的?不可能吧,我花了三千五呢。被骗了,哪家店买的?找它麻烦去。被称作老王的那条金毛极不耐烦地咬着主人手上的链子,一副随时发力奔跑的样子。我摸了摸它的头,它立即伸出了鲜红的小舌头来舔我,随后竟将我的指头当作奶瓶一样使劲嘬了起来。哎,哥们,你那狗多少钱买的?男人终于朝向了我,我仰视着他,路灯下的身影真是庞大,阴影中只有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后来,小九不再加入它们的队伍,而是和我默默地走到小区一角,在一栋还没建好的楼前有一块小小的空地,我们在那里玩丢球的游戏。我懒得听他们废话。而老王呢?则和它们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这主要是由那个女人造成的。那女人也是新来的,听说她老公是一个搞建筑的包工头,发了点财,就将她从老家接了出来,买了这里的房子。男人老不着家,为了解闷,她便养了这条狗。男人叫老王,她便管这条狗也叫老王。那个老王如她的意,这个老王便有好日子过。那个老王要是让她难受了,这个老王便也凶多吉少。或许是因为那晚那男人说她家老王失格,我家小九也失格,她便不由自主地将我们视作了一伙儿。不过她还时常带着老王和他们转,要回家了,才带着老王到我的角落里来和小九玩上一会儿,和我也聊两句,一副天涯沦落人的样子。我家老王挺好的,怎么就失格了。你别听他的。哎,我告诉你啊,你可别跟别人说,我看那男的纯粹是为了泡那个女的才这么说的。哪个女的?就是露西她妈呀。你看她一天到晚穿得跟个花蝴蝶似的,出来遛狗还扑那么多粉,大胳膊露着,也不知道半夜露给谁看。哎,我还告诉你,那个凯文他爸也想泡她呢,两人明争暗斗的。还有公主她妈和辣椒他爸也老是眉来眼去的,我看他们迟早要搞上了。我挠了挠脑袋,看了看她。小九正和老王在草坪上飞奔。哎,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不信拉倒。这哪里是遛狗啊?分明就是外遇集散地以及社交大本营嘛。我心里嘀咕着,目送着老王他妈摇啊摇地去了。日复一日,就这么着过去了一两个月。不知道老王他妈是否在那边也说了一些关于小九他爸的坏话,总之,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下了班就回家看书写字,夜深了便带小九去小区角落里丢球。小九才不管自己失格不失格呢,照旧跑得欢,跳得高,每顿饭都吃得饱饱的。偶尔带小九穿过他们以及它们时,我和小九均目不斜视,径直走过。偶尔老王上来打个招呼,小九也是小心翼翼地叼着它的宝贝球,惟恐被人抢了去。……
 作者介绍  
  罗尘,出生于1979年,湖南人。童年时呆滞懵懂,少年时好勇斗狠,成年了矫情粉饰。2006年出版长篇小说《北京桂花陈》。后连续出版长篇小说《我的长生天》《两天》《最后的情书》《浮嚣,城上》。目前在京从事纪录片导演工作。
 


我想要 订阅 取消 中国图书网的电子报

客户服务电话 :886-4-22030573    服务信箱 booksee2010@gmail.com     京ICP备09013606号-2